当前位置:<主页 > 玩家走在 >专访黄渤:要成为自己,得先学会慾望管理 >

专访黄渤:要成为自己,得先学会慾望管理



    专访黄渤,从歌手转战影剧圈,要如何保有自己的特质,活出自己?黄渤说,从学会慾望管理开始。

    和黄渤面对面的时候,看得出来他很疲惫。

    公司的导演小哥哥跟我说过,网上的报导都说,黄渤是一个特别敬业的选手,即便自己很累,也会尽力配合所有人的要求。我和他也谈到了这一点。他说,我只是想要解决问题、处理情境,而冲突可能不是一个最适合我的解决问题的方式。

    从那一刻我就已经感受到,他是一个对于自己是谁、对于自己要追求什幺,有着很多的思考的一个人。可能也正是因此,他才会斩钉截铁的回答说,现在不能说自己是开心的。

    专访黄渤:要成为自己,得先学会慾望管理
    图|作者提供

    我们一开始聊的是《一出好戏》这个电影。这部电影比我想像的还要远为宏大许多,看得出来,黄渤想要在其中讨论很多东西。

    马进是个小人物。他还是那个同样的人,可是换到一个孤岛的环境里,他的能力突然变成了一种特别有力量的东西,从而让他掌握了很大的权力。后来他一度不愿意失去这种权利感,为此不惜伤害一些人。但最终,他还是因为对他人的爱,救赎了其他人,也或许救赎了他自身?

    这个人物其实会让我想到黄渤自己,曾经是一位歌手,但并没有取得太多的成绩,可换到影视这个环境里,他身上的特质没有改变,通过刻画小人物,却忽然让他走红,成为了许多人心里的男神。

    我问他,你觉不觉得「幸运」在某种程度上,也是一个人实力的一部分。

    其实我想和他讨论的是人的发展,一个人想要有所成就,究竟应该坚持兴趣、所谓的梦想;还是顺应环境、然后极力发觉自己的优势,像使用一个道具去完成任务一样使用自己。现实是,走前一条路可能并实现不了什幺成就;而通过后一种方式获得的成就,也可能伴随着一种对自我的异化感。我是谁,我在哪,我在干嘛,可以就理解为是对异化感的一种描述。

    黄渤在 2015 年的时候,选择息影了两年。在此前阅读的关于他的个人资料中,他表示,随着取得了一定的成就,他慢慢觉得自己失去了对生活的享受感、失去了激情和趣味感。就像他说过:「你要得到大家的认可。然后大家认可了。可然后呢?」 (推荐阅读:逃出人群面向自己:做一个能让自己幸福的人)

    人生的两道难题,可能是「慾望得不到满足」,以及「慾望得到满足了」。人在这两者之间的挣扎和往返,就组成了我们生命中大部分的痛苦。

    在和他短短面对的时间里,我很直观的感受到,就如同很多伟大的喜剧演员一样,黄渤的内心有非常严肃的一面,他思考很多关于存在本身的、严肃的问题。通过保持这种严肃,他也保持着一种「真实性」,真实地去思考对自己来说,什幺样的存在体验才是自己想要的。

    然后他把自己的思考、暂时性的结论、以及更多的困惑本身,一起放进了这个电影里。

    表达,尤其是通过创作来表达自己真正的思考,可能就是黄渤找到的,重新「连接」上自己的一种路径——当我们能够感受到自身是自己的所思、所感的时候,异化感就开始消失了。

    专访黄渤:要成为自己,得先学会慾望管理
    图片|来源

    另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对话是关于时间和改变的。

    人们在时间中改变。曾经我们因为一些自身的特质,获得褒奖,但后来那些褒奖却反过来让我们远离了自身的特质。

    就比如,曾经黄渤身上青涩的、真实的「小人物」的质感,令他受到广大关注的喜爱,但这种喜爱,慢慢地就让他脱离了曾经的那种生活状态。

    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一些美好的流失,比如初恋的那种青涩甜蜜感。如何面对这些失去?黄渤的视角是很积极的,他认为,在时间中我们也会获得一些新的东西,这些新的改变本身也会成为我们的信靠、倚仗和可以用来工作的素材。

    当曾经的单纯不再存在,新的对于复杂的理解力和包容力,能够给我们一些新的力量。那些失去了的东西,很好。但是新的东西也不坏,有它不一样的「好」的地方。这看似简单,却很好地解决了人不得不面对改变这一命题。

    这让我觉得,黄渤他虽然是个严肃的人,却不是个悲观的人。他一定在渴望不断面对真实的路上,做出过自己很多的求索。所以才能与时间达成这样一种友好的关係。

    採访最后我问他,有什幺建议给到在「慾望的实现与不实现」中挣扎的年轻人。黄渤的回答令我小有一点吃惊——他说,要去管理自己的慾望。

    在影片中,黄渤还是出于对一种美好世界的信心,让最终管理了自己慾望的男主人公,收穫了一份爱情作为对其选择的褒奖。

    我问,那如果在现实中,管理慾望也得不到褒奖呢?我相信这才是常态,大部分人都没有因为选择做更对和更善良的事得到实际的「褒奖」。

    我不确定我是否理解了他的意思,但我对于慾望管理有着类似的看法:

    人和慾望之间,有两种关係,一种是人拥有慾望,另一种则是慾望拥有人。有时候慾望无限膨胀,人只是慾望的工具,为了不断满足慾望付出代价,又在实现这慾望后不断感到怅然若失。人应该有智慧辨别什幺样的慾望是自己该拥有的,不是别人说你该渴望什幺,而是自己知道自己究竟渴望什幺。然后不断练习,不被那些其实不属于自己的慾望所诱惑、操纵。(推荐阅读:马修·麦康纳的毕业演说:想要成功,不必选择会牺牲你灵魂的办法)

    不断赋予一个人更大的慾望,同时不断满足它,实际上不是上天的宠爱,甚至可能正是惩罚。当一个人真的能够管理自己的慾望的时候,则这个状态本身就是一种褒奖。因为人会更自在,更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,也拥有更多、更频繁、更持久的满足感。

    黄渤说他仍处在迷茫中,儘管在我看来,他已经在了解自己的路上走出了很远。

    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一些人,会比另外一些人,对于和「存在」有关的问题更为敏感。他们觉察地更多,反而有更多的迷茫,因为无法沉溺在慾望织好的大网中醉生梦死。上天究竟为什幺要让一部分人成为这样的人,其实我也还并不明白。

    专访黄渤:要成为自己,得先学会慾望管理
    图|作者提供